用精湛的技艺诠释对土地的热爱

——五征杯·第四届中国农机手大赛总决赛掠影

作者:李亚新 杨梦帆 王岩 来源:农民日报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09日  字体: 缩小 增大 繁体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培养造就一支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三农”工作队伍。11月2日至3日,恰恰就有这样400余名来自全国21个省(区、市)、既爱农业和农村又懂农机和技术的农机手,齐聚北京的全国农业展览馆,驾驶着精良的农机装备,把广场当田地,以“耕作”比技艺,用精湛的农机操作技能拼速度、比稳定性和准确度,为争夺五征杯·第四届中国农机手大赛总决赛的“中国机王”桂冠,展开了为期两天的激烈角逐。赛场上,他们展示了当代新型职业农民的风采,这背后,也散发着他们对土地深沉厚重的热爱。

  快准稳兼顾方能取得好成绩

  321号农机手葛祥友来自山东省临沂市临沭县青顺农机专业合作社,在经过前三项移库靶位赛、蛇形垂钓赛、穿针引线赛之后,他的总成绩位列男子组第四。其中,在第三项穿针引线赛中他既沉着冷静又速度很快,而且穿针挂环精准,以19秒16的零失误成绩高居穿针引线赛单项第一。“我觉得所有这些比赛项目,只有你做到了既要快,还要稳和准,就能取得好成绩。刚开始起步的时候要快,那是和时间赛跑,在接近打靶、钓鱼、穿环的关口时,先把速度降下来,慢一点,瞅准目标以后不要犹豫,一鼓作气过了这一关以后,再加速向前奔向下一个目标。”最终,葛祥友夺得男子组季军。

  荣膺本届大赛“中国机王”并斩获总价值20万元大奖的能建明,同样来自山东临沂,28岁的他是费县忠德农机化种植合作社的农机手。尽管是第一次参赛,但他发挥稳定,前三项比完之后位列男子组总成绩第二,只比第一名落后0.35分。在最后一项点亮四季赛之前,他告诉记者:“虽然规则规定,冠军以后就不能再参加比赛了,但我还是希望能拿冠军,最后一搏不仅是比速度,更是比技术,能不能成就看这一把了。”

  最后一轮的点亮四季赛是个复合赛,需要选手依次完成蛇形垂钓、穿针引线、移库靶位和百米障碍(两次)五个环节的比拼,赛程最长、环节最多、内容最多样,不仅考验选手能否以平稳的心态驾驶拖拉机快速前行,同时又要灵活躲避障碍、及时调整档位、精准击中目标,一旦出现抢跑、压线、触碰障碍物、未击中靶位等情况都要扣分罚时。只见能建明从坐进驾驶室开始,就展现出了超出年龄的冷静和沉着,3.8吨重的五征ME1404大马力拖拉机在他的操控下,转弯干脆利落、定位准确、收放自如。在男子组全国十强的其他9名选手都出现或多或少的失误时,能建明凭借零失误且用时最短,最终问鼎冠军。

  的确,男子组一共有四项比赛,而且是采取逐项淘汰的赛制,只有快准稳三者兼顾才能取得好成绩。62岁的张仁胜来自辽宁省瓦房店市复洲城镇东瓦村,他从1975年就开始开拖拉机了,是个名副其实的“老司机”,也是辽宁代表队年龄最大的选手,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参赛了。“我在省里的选拔赛上都是第二三名的成绩,可到了总决赛就发挥不好,在下面心态还算平稳,一上车就紧张了,速度是快,但是太狠了,在稳和准方面没做好。”

  家庭支持是他们前行的动力

  其实,张仁胜不是一个人来参赛的,他的儿子、儿媳、孙子、孙女也都来了。儿子张毅峰和儿媳栾艳宵除了给老爸加油鼓劲,他俩也都多次参加全国总决赛,张毅峰前两届都入围了总决赛男子组全国十强,但都无缘三甲。在第一项移库靶位赛中,张毅峰发挥得不错。听说记者想采访他父亲,他拦住了,“我爸年纪大了,其实他技术比我好,比赛前他本来就有点紧张,你们先别去,等他比赛完了再采访。”在张仁胜临上场前,张毅峰叮嘱父亲:“上车后不要急、不要慌,先挂好了档再拍计时器,然后踩油门启动。”

  妻子栾艳宵则心态很好,一直在忙着照顾一双顽皮的儿女,心思似乎没有过多地放在比赛上。此次共有30名女机手入围了全国总决赛,她们用娇小的身躯操控着庞大的拖拉机,展示着巾帼不让须眉的风采。栾艳宵说:“我俩都是大学毕业生,我开始也不愿意干这行,但他是学机械维修的,喜欢这一行,我就陪着他、支持他,自己慢慢也喜欢上了农机。”

  每年的赛场上,都不乏这样的父子兵、夫妻档、兄弟伙,他们相互指导、相互加油。有了家人的陪伴,机械操作变得不再那么枯燥,外出跨区作业也不再那么辛苦和孤单。来自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的李红花,是去年总决赛女子组的季军,今年,她又和去年夺得男子组第十名的丈夫张效来一起来参赛。不过遗憾的是,李红花今年发挥不好无缘三甲,张效来则前进一步夺得男子组第九名。

  安徽省蒙城县治海农机专业合作社的王金侠是去年女子组的全国总冠军,尽管前段时间左手受伤还缠着厚厚的绷带,但是她这次作为侄女王雪兵和侄媳妇吴敬宇的“教练”也来到了赛场。“我已经干了20年农机了,我在家开拖拉机时先让她们看我是怎么操作的,然后再上机实际操作,把我的经验和技巧教给她们。”王金侠说,“比赛要胆大心细,千万不要压线,要注意风向变化。比如蛇形垂钓赛,先在原地打好了方向再移动,慢慢地抬离合,不然启动太猛前面的吊钩就会晃动。”有了“女机王”的言传身教和必胜宝典,侄媳妇和侄女在第一轮移库靶位赛中都表现不错,但毕竟实际操作经验不多,第二轮的成绩都不理想。吴敬宇有些闷闷不乐,王雪兵更是懊悔地直跺脚。王金侠安慰说:“你们年龄还小,对新机型的档位不熟悉,速度就控制的不好。你们第一次参赛能有这样的表现,已经很好了,我们明年再来。”

  而心态平和、经验丰富的栾艳宵四轮比赛都发挥稳定,最终摘得了女子组冠军。“我能有这个成绩,80%要归功于我丈夫,是他教会我开农机,也让我爱上这个职业。尽管做这一行风吹日晒很辛苦,但一家人能在一起,我很幸福。”丈夫张毅峰则由于在最后一轮比赛中出现失误,总成绩位列男子组第八名。

  植保赛以赛促训助力补短板

  除了比赛项目稍作调整,本届农机手大赛总决赛最大的变化在于新增设了植保分赛。众所周知,植保是我国农业生产全程全面机械化中的短板和瓶颈,制约着我国农业现代化的发展。山东永佳动力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陈煜林说:“我们这次参与联合主办植保分赛的目的,就是为了以赛促训、以训促赛,通过开展精准施药技术培训,解决老百姓施药难、成本高、打药苦的难题。同时联合各级政府部门、科研单位向新型职业农民普及植保知识,培育更多的农业全能型人才。”

  共有来自全国6个省(区、市)的60名农机手进入了植保分赛全国决赛。比赛要求农机手驾驶永佳动力生产的3WSH-500自走式喷杆喷雾机,在长达120米的环形跑道中跑一圈,行驶途中调整喷杆高度,用喷杆上的4块固定挡板击落跑道两侧布设的5个高度不同的“虫子”,完成时间越短排名越高,不能压线和后退,在用挡板击落“虫子”的同时不触碰桩台,否则都有相应的罚分加时额度。

  农业部农机试验鉴定总站维修与职业技能指导处处长、大赛总裁判长温芳说:“这个比赛很有趣味性和观赏性,事实上是模拟了现实的机械化植保作业,比如‘虫子’高度不同,针对的是不同的作物,‘虫子’的摆放位置,反映得是病虫害的轻重程度,现实还原度还是很高的,主要考察农机手如何精准施药。”

  上车,启动,调整喷杆高度打掉右边两只“虫子”,转弯时打掉第三只,转过来再调整喷杆打掉最后两只“虫子”,来自山东省蒙阴县联城镇龙榜崖村的123号农机手张维领仅用47秒03,就以零失误完美地结束了他的比赛,并最终把首个“植保机王”收入囊中。“高手过招不光比技术还比心态,赛前我有点紧张,后来放松了心情专注比赛。比赛中要把握好速度和精准,而精准更重要,失误一次至少加罚20秒呢。”手拿奖杯、鲜花和1万元奖金,站在领奖台上的张维领说,“参加比赛能够激发我的斗志,也是挑战自己和其他机手。就像自己的名字一样,我维持了领先地位,能够拿到首个‘植保机王’我很自豪,现在最想和家人一起分享这份喜悦。”

  这是交流信息分享经验的平台

  中国农机手大赛不仅是广大农机手比拼技术、切磋技艺的擂台,还搭建了一个农机手交流信息、分享经验、结识朋友的平台。“中国机王”能建明新结识了一批宁夏的农机伙伴,他们打算来年一起去跨区作业;女子组亚军、来自山西长治的张爱平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女机手们加了微信,成为了农机闺蜜;植保组亚军、来自河南省许昌市建安区五女店镇建洲植保专业合作社的刘超凡觉得,比赛让自己增长了见识,还能结识同行交流技术、沟通信息,对以后的实际作业很有帮助……短短两天的时间,每一个农机手都感觉收获满满。

  连续四届独家冠名中国农机手大赛的山东五征集团董事长姜卫东说:“农机手大赛为培养知识型、技能型农机手搭建了平台。通过比赛,增强了农机手学习知识的意识,推动了农机手操作能力和维护保养能力的提升。农机手大赛也增进了五征与各地农机部门及农机手的沟通与交流。我们希望广大参赛农机手结合自身实际,提出产品需求、产品升级和服务方面的意见、建议,指导我们把产品开发得更加完善,使我们更好地为广大农机手服务。”

  来自河南省开封市龙亭区的农机手葛会,尽管参加男子组比赛的成绩不太理想,但却发现了一旁植保组赛场正在使用的由永佳动力生产的自走式喷杆喷雾机,“你们有没有那种地隙特别高、能够开进高粱地里打药的喷杆喷雾机?”永佳动力的工作人员翻开产品图册说:“这款离地间隙最高可达1.8米的车就可以。”葛会告诉记者,由他父亲领办的龙亭区少新农机合作社,在河南、湖北、辽宁等省签订了13万亩高粱的机械化服务订单。“高粱长高以后打药比较费事,前几天我爸去在武汉举办的国际农机展上也没有看到特别满意的植保器械。参加农机手大赛除了切磋技术,还可以和同行交流很多信息,回去以后我们要好好研究一下这款植保机。”

  像葛会一样,在结束自己的比赛后,有的农机手会站在一旁为队友加油鼓劲,有的则三五成群交流着经验和信息,有的围着现场展示的农机新产品左看右看。来自山西省长子县的郭玉波先是围着五征NS604C拖拉机转了几圈,随后又登上了大马力的ME1404驾驶室,亲自感受了一番。“这车一共多少档位?能不能装空调?补贴完以后多少钱?”在现场的五征集团山西市场区域经理刘兰华在回答完这些问题之后转身告诉记者,“这些都是我们的畅销产品,一上午光咨询我的农机手至少有七八十个了,有几个已经有了购买意向。”

  62岁的张仁胜因为发挥不好没有晋级第三轮比赛,但他并不遗憾。“重在参与,锻炼更重要,在家总觉得自己还不错,一到全国总决赛就看到了差距,这个平台能够激励农机手磨练技术,以后就算政府不组织,我们自费参加也愿意。”

  比赛结束后,这些农机手会返回家乡,继续驾驶着农机,用精湛的技艺耕耘那片深爱的土地,在实现乡村振兴及推进中国农业生产全程全面机械化中书写自己的人生华章。告别之际,很多相熟的伙伴约定:“来年的农机手大赛,我们一起再战!”

(实习编辑:王子翔)

 

 打印文章 查看/发表评论
相关新闻
    没有相关内容